当前位置:主页 > IT热门 >如何破解反动的修辞? >

如何破解反动的修辞?

来源
2020-07-02 阅读:231

《反动的修辞》

 作者:赫绪曼(AlbertHirschman),吴介民译,吴乃德、廖美推荐序 出版社:左岸(2013) 

如何破解反动的修辞?

 喧嚣地,全世界几乎都笼罩在新自由主义的气焰中。福利制度在老牌民主国家备受攻击,全球工薪阶级普遍面临薪资停滞,资本主义生产过剩、消费力不足。愈来愈多人,被甩到资本主义利益分配系统的外围,过着边缘而穷困的生活。伴随着这波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,是与日俱增的社会抗议、反叛、暴动、公民不服从。 我们生活的经济环境很奇怪:社会整体财富庞大,但大多数人都喊穷、都没有能力消费。钱到哪里去了?富裕者佔总人口少数;财团资本控制着主流媒体,富人的声音很大,但谁来帮穷人讲话? 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,社会进步运动曾兴盛三十年,接着就进入「反动」的年代。我们至今仍生活在这波反动潮流之中。三十几年来,「柴契尔主义」和「雷根经济学」开启新自由主义全球化运动,也拉开我们今天面对的反动修辞的序幕。 作为一名教师,我经常被问到:什幺是「资本主义」?什幺是「资本主义剥削」?在研究生课堂上,我们可以用一整个学期阅读经典,反覆思辨资本主义的起源、定义、运行机制。但在这里,我想给一个简洁的说法:资本主义就是以「市场」为名,以追求「利润」为动能,将人类生活「商品化」的经济模式。最新一波的资本主义扩张,藉着「新自由主义」符码横扫全球;「开放」、「私有化」、「解除管制」,是其中的关键词。 「全球化」,不仅它的规模是世界性的,而且它对人类社会生存环境的渗透是全面性的、直到每个社会角落。全球化运动,迫使国家解除管制、国家退位,把经济空间让出来给「市场」、给「有效率的私人资本」。市场因此长驱直入各个社会领域,将那些不应该被商品化的人类生活的各个层面都予以商品化。人类赖以为生的许多资源,都被「虚拟」成为商品——可贩卖、可囤积、可牟利的商品。 在台湾,我们看到区域运输的商品化,许多无利可图的乡间客运路线被取消了;国土生态资源被商品化,美丽湾被BOT(实为「海滩私有化」;医疗被商品化,医美当道、五大科乏人问津;学校被商品化,许多公立大学开始面临「自负盈亏」的压力;教育被商品化,教学与研究品质落入市场化的评比指标,让教育工作者疲于奔命(而致「效率」低落);规划中的老年长照,也可能开放给财团经营。 半个多世纪以前,社会思想家博兰尼已经对「虚拟商品」(土地、劳动、货币等等)如何破坏人类生存的环境、生态、甚至是道德生活,提出严重的警告。博兰尼的「生态人类学」观点,对于资本主义破坏力的批判,走得比马克思主义更深更远。马克思对生产力解放的乐观预测,以及他的「生产主义观点」,在当代世界走到后期资本主义的阶段,已经失去了引领作用。 我们的世纪,备受自由主义市场不断增长、资本积累过度、大众消费力不足、异化劳动的伪文明化、社会福利倒退、生态环境破坏之苦,都可以在「过度商品化」这条脉络中找到线索。博兰尼对十八、九世纪之交英国「史宾翰连济贫制度」的分析,连接到工业资本主义早期之「社会自我保护」的剖析,开启了我们对社会福利起源的深刻理解。他的名着《鉅变》,让「史宾翰连法案」成为历史社会学的着名案例。《反动的修辞》也以此法案的历史脉络,说明了十九世纪英国济贫制度变革中的反动论述。 破解反动修辞的语法 赫绪曼写作《反动的修辞》的动机,起源于一九八〇年代新右派展开对福利国家的批判,新自由主义即将席捲世界。赫绪曼并非马克思主义者,也不是生态人类学观点的信奉者;但他这本书,却是我们在当代抵抗新自由主义之「反动论述」的有力武器。赫绪曼的学问既深且广,在社会科学与政治思想诸多领域皆有原创性贡献。他善于化繁为简,笔触间洋溢幽默感。他轻盈的文风,与其厚重的生命经验,形成引人入胜的对比(请见本书两篇推荐序)。 《反动的修辞》以英国社会学家马歇尔一篇着名论文作为分析起点,先铺陈了西方国家在过去三百年历史中,缔造的三类公民权利,包括自由权、参政权、社会权。每一次的进步潮流,都无可避免遭遇到「反动的逆流」。每一次的革命运动,也都见证了反革命运动。他引用牛顿运动定律做比喻:每一个作用力,必然伴随着反作用力。他从这个运动定律中,发现了隐藏在反动修辞中的秘密结构: 我同意你的价值观或政策目标(「作用力」),但是因为种种因素(「反作用力」),将会使你的目标被扭曲、适得其反、徒劳无功、甚至危害了其他得来不易的价值。 根据赫绪曼这个极简的「公式」,反动修辞的方法论精髓就是:「我同意你的价值目标,但是⋯⋯」「但是」之后才是反动修辞的重头戏;「但是」转移你的注意力,进而破坏进步政策的存在价值。 从这个基本语法结构,赫绪曼定义了三种类型的反动修辞:悖谬论(适得其反)、无效论(徒劳无功)、危害论(顾此失彼)。 悖谬论:「我同意你的社会福利政策,但是这个政策将使得穷人变得懒惰、而落入更加贫困的深渊。」 无效论:「我同意你的社会福利政策,但是补贴穷人的经费将会落入社福团体的手里,穷人拿不到实际好处。」 危害论:「我同意你的社会福利政策,但是这个政策将会危害市场经济与自由。」 总而言之,「反动修辞法」不直接反对进步价值,而是反对那些实践进步价值的行动。如果你接受了这类反动论述,你的结论必然是:不行动;你不必、也不应该採取进步性的行动,因为你怎幺做都没有用,甚至会导致反效果,或摧毁既有的改革成果。这正是反动修辞的「狡狯」之处:它躲藏在进步价值的保护壳之中,却执行着反进步、反动员的任务。 为什幺这类反动论述,不堂而皇之,正面表述它们自己的价值观?反改革、反革命、或保守主义,不也是各有思想传承? 赫绪曼给出一个简洁的洞察:因为在现代文明世界,一个人要抗拒进步价值,很难启齿。例如:「我就是看不起穷人、她们活该饿死!」「穷人没有文化,她们没资格投票!」这类话是讲不出口的。因此,便绕个弯,戴上进步的面具,提出反动的说辞。 反动修辞深具吸引力,不断被重複,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们,否则我们今天也不会笼罩在新自由主义鉅大的话语霸权下。 环伺我们周遭的反动论述 通俗性的反动修辞在台湾俯拾皆是。翻阅报章杂誌,不难发现可供分析的文本。二〇一二年九月,劳工团体争取调高基本工资,政府官员表示无法调涨。先读这篇报导: 行政院拍板时薪先调,月薪缓涨,外界质疑政府偏财团、轻劳工。政务委员〇〇〇昨天说,政府并非偏袒大企业,因调涨基本工资,影响最大的是中小企业;若调涨基本薪资,导致更多失业,中小企业无法生存,就「不只是一颗滷蛋的问题,到时候连一粒米都没得下锅!」 换言之,这种反对调涨基本工资的论调,并不反对劳工应该享有体面的生活薪资,而是反对调涨基本工资,因为调涨基本工资,反而会使工人失业,结果适得其反,劳工不祇没办法多拿一颗滷蛋,最后连一粒米都没得下锅。这是典型的悖谬论。 再看这则报导: 基本工资案调涨案恐有生变,除多数财经首长不赞成外,政务委员〇〇〇也明确表示,对该方案持「很强的保留态度」。他除了反对劳委会比照CPI指数调薪,甚至认为如果每年形成调升惯例,不仅会伤害产业,也会对政府拚经济很不利。 换言之,调涨工资虽然照顾了劳工,却会顾此失彼,伤害产业利益,也不利政府拼经济。这是危害论的说词。 在这一波争议中,许多企业和政治人物主张引进更多外劳,并且应该将基本工资与外劳脱钩。一个立委如此说: 没有理由保障外劳工资,这幺保障,台商很难回来投资。在营所税率调降后,若再加上外劳工资自由化,经贸营运特区就可以发展了。……亚洲邻近国家包括香港、新加坡和日本,没有一个国家保障外劳工资,台湾虽然给得高,其实也不是外劳真的赚到那幺多,「很多都是仲介赚走了」。 这个论证稍微複杂一些,但仍是典型的「反动论式」。先提到保障外劳工资,台商难以返台投资(顾此失彼的危害论)。接着说,邻近国家都没有保障外劳工资。最后这句则强调:给外劳比较高的工资,钱却不是外劳拿到,而是被仲介商赚走,嘉惠不到外劳。保障外劳领取最低工资虽然用意良善,结果却徒劳无功(无效论)。 这种无效论式的反动修辞,很巧妙地转移了焦点。若是站在进步立场,你的论证会是:外劳与基本工资脱钩,会让企业僱用更多的廉价外劳,进而伤害本地劳工的权益。而本劳与外劳同工同酬,符合普世人权价值。若是担心工资被仲介商截走,应该是加强管制仲介商与背后政治靠山的寻租行为,而非解除管制、放弃保障外劳的基本工资。同样的逻辑,上述缓涨基本工资的论调,也都具有转移焦点的作用,使人们相信进步政策会带来反效果,让进步观点在无形中被转移目标,而不去质疑保守观点的正当性。 如何「善待民主」? 赫绪曼挖掘了反动修辞的语法结构,但没有证明这些论述是错误的;这是另一件工作,也不是他撰写本书的目的。事实上,反动修辞的语法分析,可以适用到所有的思想论述。他在本书的结尾提出警告说:进步派的论述,也会落入反动修辞法的窠臼。赫绪曼还强调: 从我这个研究的观点来看,「反动」和「反动派」这两个词,被赋与负面意涵是很不幸的;当我在使用这些词彙的时候,真希望能不带价值判断。 《反动的修辞》分析的对象是思想文本,而非大众舆论。这本书最大的贡献在于:揭露「反动」与「进步」在论证结构上的对偶关係,呈现出反动论述的依附性格;反动修辞总是披着进步的外衣,在执行着破坏性的论述工作。这样的对偶分析,将反动论述从优位的神坛上,拉回凡间俗世:「反动命题也不过是一系列凭空想像的、高度两极化辩论的极端说法。」那些带有神学意味(或深奥哲思)的保守或反动论点,在赫绪曼聚焦审视下,其魅力与光环便被解构了。 所以,他在本书的结尾,义正辞严地呼吁争议的双方,在交锋的过程要「善待民主」,不但令人莞尔,也引人沉思。原来,不论你是进步派、或是反动派,各自所佔据的论证位置应该是平等的。这不也是民主的一个基本信念? 《反动的修辞》,可以当成一本思想史来读。「反动着作」并非一无是处。相反地,所谓的「反动思想家」不少是聪明绝顶的论辩者。读者按图索骥,可以寻找到自己喜欢的文本,其中不乏保守派思想家的精闢之作,例如托克维尔、莫斯卡、海耶克等人。细緻地阅读反动论述的经典,可以帮助我们迈向敌对阵营间的沟通之路。学习保守思想家辛辣讽刺的笔法,不也是进步派的培力训练?赫绪曼这本书,实作了这个「对偶分析」,这是他最为慧黠幽默之处。 

相关推荐